奔忙在金沙江边(逐梦)_中国乡村振兴在线_国家乡查包養村振兴信息门户

闹钟响了,马关琴揉揉眼睛,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一股冷风从屋顶的石棉瓦缝里吹进来,她忙把被子上的羽绒服拿起来穿上。

马关琴家在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镇的象鼻村,那里四面环山,金沙江从村边流过。马关琴的父亲身残,只能干点简单的家务。母亲身体不好,没有劳动能力。弟弟在工厂做工时,不小心被机器轧断三根手指。马关琴心疼父母弟弟,从农校毕业后回了家乡,把父母弟弟带在身边打工。

马关琴在一家养鸡场落下脚来。刚进场时,鸡大片死亡,找不到病因。马关琴在农校时学的兽医专业,她解剖了几只死鸡,查出了病因。因为工作上勤勤恳恳,表现出色,养鸡场老板把她提拔到管理岗位上来。

干了几年后,马关琴却辞职了,拿着打工攒下的钱,她想自己办一家养鸡场。

租下场地后,积蓄就所剩无几了。请不起人,她就带着父母弟弟自己平整场地、修路、盖房、搭建鸡舍。五个月下来,马关琴瘦了八公斤。

苦干几年,养鸡场终于有点起色。

可是生活偏偏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。结婚后,她生下一个女儿,八个月时查出脑积水,马关琴带着女儿跑遍了各大医院,病没治好,还欠下一笔外债。

最绝望时,马关琴在医院号啕大哭。

可她性格倔强,不相信自己会一辈子受穷。她把家里的房子、土地,以及其它可以卖的东西全卖掉,拿着这笔钱,一边经营养鸡场,一边四处给女儿治病。

这一天,约好上午8点钟给人家送鸡到农贸市场。从养鸡场到农贸市场,有十四五公里。

马关琴拉开门,一股冷风裹着雪花扑面而来,地上的积雪已经一尺多厚。

一百只出栏鸡,头天晚上就装在铁笼子里了。她把铁笼子装上电动三轮车,捆绑结实,出发了。

天刚蒙蒙亮,电动车颠簸了一下,从养鸡场的便道驶上公路。

风卷着雪花漫天飞舞,马关琴把羽绒服帽子拉起来,把头捂住,迎着风雪往前驶去。

车是买的二手车,力量不好,前边一段上坡路,不下雨不下雪时,跑起来都有点吃力,现在装了货,天气又不好,马关琴有点担心。

她换成一挡,慢慢往上爬,没爬多远,车果然熄火了。

马关琴试了几次,车还是动不了。

车轮下的积雪被轧实,车开始慢慢往下滑。马关琴踩住刹车,一点用没有,车越滑越快,她瞅准机会,突然跳下车。

车还在往下滑,车上的鸡笼向后倾斜,眼看就要绷断绳索掉下来。

马关琴跑到车后面,用瘦弱的肩膀使劲顶住车厢。

车推着她往下滑了十多米,总算慢慢停了下来。

马关琴站在公路上四处张望,前边看不见一辆车,后边看不见一个人。她真想返回去,这趟生意不做算了。可她马上又否定了这个念头,再怎么难,也不能失了信誉。

马关琴解开绳子,把一个鸡笼扛在肩上,一步一步往上爬。

雪太深,她走得吃力,脚也冻僵了。

十个笼子挨个扛上去后,马关琴一屁股坐在雪地上,直喘粗气。

包養網排名

卸下重担的车子也变得听话了,马关琴把车子重新打着火,开上坡,然后把鸡笼一个一个重新装上去,按时把鸡送到了农贸市场。

马关琴骑着三轮车从农贸市场出来,新街村的普朝林跑上来拦住了她。

普朝林是在马关琴帮助下开始养鸡的。马关琴在外面闯荡过,明白一个道理,一个人发展得好不算好,把一个地方带动起来了才算好。所以,她不光自己养鸡,还带着村民们一起养鸡,无偿给大家提供帮助。

“我的鸡病了好多,你帮我去看看?”普朝林焦急地对马关琴说。

“行!现在就走!”

来到普朝林的养鸡场,马关琴仔细察看后有点奇怪,普朝林这些鸡的症状她也没见过。马关琴想了想,让普朝林带上检材,两人一起赶到昆明,找到她读农校时的老师。

老师通过化验,找出了病因,还帮他们配好了药。

普朝林的养鸡场形势稳住了。他专门登门感谢马关琴,马关琴只是笑笑。

普朝林告诉马关琴,他要养脱温鸡,只是还没有脱温的笼子,马关琴马上把自己脱温房里的铁笼分了几个给他。

马关琴送普朝林出门,正好遇着同村一位村民来找她。

这几年,在马关琴的带动下,周边十几个村的村民靠养鸡,经济状况都有很大改善。这位村民也想学养鸡,但他过去欺负过马关琴家,所以一直不好意思来找马关琴,就买了一千只小鸡自己养。可是不到半个月全病死了,始终找不到原因,没办法了,只好来找马关琴。

马关琴没有计较,跟着去了他家里,帮他查明了鸡养不好的原因。

这个村民还想试一试,却没钱了。

马关琴没有犹豫,直接借给他五百只小鸡。

以后,马关琴隔三岔五到这个村民家中看一看,给他提供技术指导。结果,这五百只鸡成活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。

这几年,在马关琴的帮助下,周边的养鸡专业户已经有了七八十户。年出栏超过两万只的大户也有八户,年收入估计在二十万元以上。

养鸡成了这个山乡的致富产业。

天还没亮,马关琴就背着个大双肩包,骑着摩托车出了门。她要到一百五十公里以外的阿旺镇芋头塘村,为那里的两千五百多只鸡打疫苗。

这是省妇联的一个扶贫项目,芋头塘村地处边远山区,曾是国家级贫困村。两千五百多只鸡发给贫困户,每户都有几十只,养大了卖出去,对于山区的贫困户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时任区妇联主席朱金莲找到马关琴,请她为这些鸡打疫苗。

“一分钱没有哦!”朱金莲说。

“没关系!”马关琴答应得很爽快。

芋头塘村在半山坡上,马关琴沿着弯曲的碎石山道进了村,按照朱金莲给她的名单,找到第一户人家。

这户人家没准备,小鸡放养在院子里,得一只一只去抓。

马关琴上去帮着一起抓。

第一户人家忙完,已经中午11点了,她骑上摩托车,来到第二家。

芋头塘村有四个村民小组,农户住得分散。这个小组打完了,她要骑摩托车赶到另一个小组。

第三个小组忙完,马关琴已经累得站不起来了。

深夜两点多钟,终于完工,马关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捂着疲惫的腰想站起来,突然一阵眩晕,倒在了地上。

这家户主是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,他们把马关琴扶到床上休息,一直守在床边。

瓦房顶上透进缕缕的亮光,马关琴醒过来了,她歉疚地望着两位老人:“对不起了!对不起了!给你们添麻烦了!”

“姑娘,莫那么说!你是为我们做事才累病的!”

马关琴血糖低,骑摩托包養網车回到家,身上还在冒虚汗,脸色苍白。

“姑娘!你这是何苦啊!”

母亲把她送到卫生院。可还没等医生给她挂上药水,她就睡着了。

经过几年奋斗,马关琴的养鸡场有了发展,她还清了债务,还有了积蓄。

更令人欣慰的是,女儿坚持服了几年中药,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。

自己的生活有了改善,可看到有的乡亲还过着苦日子,马关琴的心里不是滋味。

马关琴年纪不大,却已经有七年党龄,她忘不掉自己的入党誓言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”。马关琴觉得,从目前的实际情况出发,利用自己的特长,帮助更多村民尽快富起来,过上好日子,这就是她的奋斗目标。

一辆农用车拉着鸡,马关琴坐在副驾驶座上,车到箐口村,在路边停下来。

等候在这里的农户迎了上来。

马关琴请几个农民把车上的鸡抬下几笼,便念着名单开始发小鸡。

铜都街道办事处有十三个村,都在海拔四千米左右的高寒山区,都曾是国家级贫困村。马关琴积极筹措,为这十三个村以及阿旺镇芋头塘村的贫困户发放了近七万只小鸡。

小鸡发下去,过几天她还要来巡察,看看鸡的成活率如何。

马关琴技术好,有经验,看一眼就能知道鸡是不是感冒。鸡的粪便,她看一眼,就知道是不是患了肠炎。

鸡患病,她免费发药,指导农户治疗。那几个月,她经常深夜打着电筒在大山上奔忙。

从箐口村回来后,已经晚上8点多。马关琴一包養網排名进家门,就看见丈夫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。

“你怎么啦?”马关琴关切地问。

丈夫脸有怒容:“马关琴,这个家你还要不要?你把家里的钱掏空了出去做好人我不管,可你总得顾这个家呀!”

马关琴急忙赔着一副笑脸: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女儿上小学二年级了,正坐在小饭桌边做作业,一见马关琴回来,跑过来抱住她的腿:“妈妈,我肚子饿!”

马关琴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。

“对不起!宝贝,是妈妈的错,妈妈马上给你做饭!”

马关琴走进厨房,打开冰箱,打开橱柜,什么能包養網吃的也没有。

她忙跑出去,买了一把面条回来。

马关琴租的那片松林到期了,需要重新找一块场地。那块场地的主人认为马关琴有钱,五年租金要求一次付清。

马关琴一算,场地租金近十万元,建鸡舍、买设备,还得要钱。

马关琴跑回家,拿上卡,到银行一查,卡上只剩两千多块钱了。

怎么办?想来想去,她骑上摩托车,跑到镇政府,找一位好朋友借钱。

朋友笑道:“你莫逗我,你那么大个养鸡场,还找我借钱?”

马关琴一脸羞涩,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时任拖布卡镇党委书记刘忠良刚好从门口过,看见这个情况,对马关琴说:“马关琴,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。”

马关琴这几年为乡亲们做了不少事,镇里领导都知道。镇党委开过会,准备吸纳她到脱贫攻坚产业发展队伍中来,带领一些还没有致富的贫困户养鸡。

刘书记知道了马关琴目前的困难后,告诉她,经过镇里研究,计划给她产业扶持,由她带领贫困户搞养殖,带动更多群众脱贫。

听了这些话,马关琴的眼眶一下就湿了。这些年,每当她有困难的时候,基层党组织和镇党委总是雪中送炭,给了她不少帮助。

马关琴带着几个职工来到乌龙镇,在农贸市场外面的场地上摆开桌子,开始回收出栏鸡。

这几年,她在周边乡镇的贫困村,建起了十二个帮扶基地。年初她们把小鸡发给村民,年底她们带着现金来回收,无论鸡和蛋,她们的回收价都比市场价高。

养殖户前几天就接到通知,早早就把鸡一笼笼运到这里等着。

人太多,马关琴打电话给乌龙镇政府,请了几个人来帮忙。

兑换完的村民,马上又可以领下一年的小鸡。发放小鸡的地方,一样挤满了人……

好不容易把这个工作做完,马关琴忽然接到省妇联的电话,推荐她到清华大学短期培训学习。

学习一结束,马关琴当天就赶回家。虽然一路奔波,她还是放下行李就奔养鸡场来了。

学了三个月的工商管理,马关琴对事业的发展有了一些新想法,她想晚饭后开个会,把学习心得尽快分享给职工。

有党的政策支持,马关琴的养鸡场有了更大发展。她的“茶花土鸡”“茶花土鸡蛋”,已经与商家签订了长期合同,销往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广州等多个大城市。入股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年年都有了可观的分红,如今,一个个早已脱贫。

今年政府又给马关琴投了沪滇帮扶资金九百五十万元,要分别在镇上的十多个村发展林下养殖……

养鸡场的一间会议室里,正面一堵墙上,挂满了马关琴这几年来获得的各种奖状和荣誉证书。

马关琴走进会议室。恰逢职工们在楼下食堂吃完饭也都上来了。几个女职工围着马关琴开玩笑,说她去北京转了一圈,回来都漂亮了一大截。

马关琴被大家伙儿的话逗乐了,她笑着说:“漂亮不漂亮,我不知道,反正东西是学了不少。我感觉啊,越学习,越开窍,好的点子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。我们的养鸡场一定会越办越好,到时候,你们大家都去外面学习,回来后一个一个的,都必须给我漂亮一大截!”

这其乐融融的场面背后,是一个女子不认命、拼搏奋斗的故事…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